您当前位置:主页 > 香巷挂牌 >

陈友骏:日本亚太经济配合的动向趋势主要集中于TPP跟

作者:admin 来源:http://www.jeminex.com 发布时间:2018-05-08 浏览:

陈友骏认为,近来日将来本亚太经济合作的动向趋势重要集中于两大支点(TPP跟对美合作):一是引领不含美国的TPP谈判进程,推进其尽快达成并生效;二是坚固日美同盟关系,进一步深刻对美经济配合关系。 其二,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加大了对日贸易的制裁力度

陈友骏认为,近来日将来本亚太经济合作的动向趋势重要集中于两大支点(TPP跟对美合作):一是引领不含美国的TPP谈判进程,推进其尽快达成并生效;二是坚固日美同盟关系,进一步深刻对美经济配合关系。

其二,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加大了对日贸易的制裁力度,并针对一些日本的主要对美出口商品启动反推销等相关考核程序。尽管很多贸易救济性措施仍未落实到位,但日美间再度暴发“贸易战”的可能性却一劳永逸。面对特朗普政府在对日贸易政策上释放出的富强压力信号,安倍政府一方面决定了让步与配合的无奈之举;但另一方面仍在积极斡旋、游说,渴望将美国制裁的损失降到最小。为此,安倍政府主要做出以下回应:(1)通过隐秘的市场操作举动,遏制住日元持续贬值势头,并使日元汇率在短时期内保持在一个相对较为牢固的浮动区间(1美元兑换108~113日元的浮动空间);(2)加强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沟通。(3)派遣分量级游说团体,并通过民间力量影响政府的贸易政策。除了上述应景性的举措之外,安倍政府还用意借助不同的政策手段,一则和缓日美贸易间的结构性抵触,并将其产生的负面影响压制到最小;二则进一步拓展日美经济合作的战略维度与深度,促使日美两国在经济领域构成所谓的“联盟关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陈友骏在蓝皮书中对日本亚太经济合作的新趋势做出分析与展望。

由是观之,2017年日本的亚太经济合作主要集中在对美攻关与TPP两大焦点。尽管名义上上述两个问题是割裂的,而且因特朗普政府退出TPP,二者之间的相关性就愈发弱化,但实质上二者之间是关系的、互动的,奇特揭示出日本在对外经济合作及加入寰球经济治理中的战略思维与政策部署。有鉴于此,日本亚太经济合作战略如同其外交战略个别,仍凸显出强烈的对美依靠性,换言之,日本亚太经济战略的落实进程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或服务于其对美的整体战略。而就目下的情况而言,日本对美经济合作存在两大隐忧:一是“贸易问题”;二是“路线问题”,这两大事实问题也对日本亚太经济合作战略的部署与推动形成掣肘。

(责编:贾文婷、王欲然)

另一方面,“贸易问题”实则是长期困扰日美双边关系的老问题,其背地的主要动因是日美两国经济的构造性抵牾。战后日美贸易摩擦来源于20世纪中期的纺织品贸易,之后延伸至钢铁、电视机、电子零部件、汽车、甚至是货币汇率、产业政策、宏观政策等多个经济范畴,成为妨害日美双边战略性合作的关键性议题。特朗普政府执政以降,浮现出强烈的“经济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政治色彩,并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主要贸易对象国启动了反倾销、反补贴、汇率监控等不同形式的“贸易制裁”。受其影响,日本被迫放弃了在对美经济合作进程中的主动性和踊跃性,转而以经济为工具,政治为目的,并以美国利益最大化为基本准则,006期本港台,对美履行经济合作的战略性妥协。这不仅打乱了日本在对美经济合作中的节奏与安排,更迫使日本动态性地始终修正其既定的亚太经济合作战略,以致后者因失去完整性而残缺不齐,推动效率极为低下。

公民网北京5月2日电 由中华日本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行的《日本蓝皮书(2018)》发布会日前在京举办。

(参见《日本蓝皮书:日本研讨报告(2018)》,社会迷信文献出版社2018年4月版)

一方面,“路线问题”主要集中在TPP跟日美FTA两大焦点上。“路线问题”重要集中在TPP和日美FTA两大焦点上。2017年4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东京与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独特举行了首次日美经济对话,双方就“经济及结构性改革”、“商业投资规则”及“个别范围配合”等三大经济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只管日美两国均对将来双边性质的经济合作表现出踊跃且求实的协商态度,但双方未能在TPP、日美FTA等各自关心的主要议题上取得任何本质性共鸣,凸显日美双边经济协作的不确定性。2017年第二越日美经济对话过程中,日美双方也未能在上述两大问题上获得共识,且日美两国的会谈一触碰敏感问题,双方均即刻顾左右而言他,彼此扯皮,相互推诿,以至旨在造成策略性合作动向的日美经济对话成为毫无成果的“空谈会”、“茶话会”,失去了其应有的战略价值。

概言之,只管在特朗普政府启动之后,日美经济合作关系发生较大幅度的冲破,并建立了存在高度策略性的日美经济对话机制,但短期内并不能从基础上解决日美间的经济摩擦。更为主要的是,日美间围绕着贸易失衡问题的龃龉可能因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而进一步升级,再加之双方在“路线问题”上的分歧,日美经济关联的未来发展显现出更多的一直定性。

此外,日本对参与RCEP和中日韩FTA(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合作意愿浮现了阶段性衰减,这也是导致二者在2017年内并未取得绝对主要的实质性结果的主要动因之一。

其一,纵观2017年日本在TPP问题上的种种表示,不难发现,其在TPP问题上凸显三方面主要特色:(1)积极主导谈判进程及相干议题设置,并愿意自动为推进TPP谈判投入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2)坚持TPP的“高水平”和“高尺度”两大准则,并活力将TPP标准推广至全体亚太地区、乃至寰球领域;(3)始终为美国的回归创造机会或留有余地,并不失时机地游说美国,欲望后者能尽早回归。